體育縱橫
體育科教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- 體育縱橫 - 體育文化 - 體育科教

從地擲球到冰壺 擴面跨項選拔人才新嘗試

發布時間:2018-09-26閱讀次數: 分享到:
  多巴高原訓練基地冰壺館近日里來了一批新成員,他們好奇地看著眼前潔白的冰面和分立兩側的冰壺,其中不乏身經百戰的世界冠軍,但對于冰壺來說他們卻都是門外漢,他們就是從地擲球跨項選出的冰壺跨項組運動員。
    首批跨項組運動員由范杉、鄭文志、鄭勇鋒、任雙慶、任娟5人組成。這次地擲球跨項冰壺最初的牽線搭橋人、浙江溫州體育老師、此次跨項組隊長兼教練范杉說:“我從事地擲球已經22年了,這些隊員很多是我一手帶大的,我們學校有多名地擲球國家隊隊員。盡管地擲球不是奧運項目,但它同樣有世錦賽等國際大賽,我們中國隊的成績非常好。當北冰南展和跨界跨項選材宣傳到我們身邊時,我覺得我們地擲球與冰壺在技戰術等方面有相似之處。經過調研,我做了一份地擲球跨項冰壺的可行性方案,最終這個方案獲得了茍仲文局長的首肯,我也獲得了來北京與他面對面匯報交流的機會。”
    據范杉介紹,地擲球大項中包含塑質球、大金屬球、小金屬球、草地滾球,其中與冰壺最相近的是草地滾球,許多蘇格蘭和加拿大的冰壺運動員在業余時間也會去玩草地滾球。跨項組教練于鑫娜說:“地擲球對于出手時的點線要求很高,出手后就沒有了修改的余地,對點線的敏感以及對末梢神經的精確控制是地擲球跨項冰壺的優勢,技戰術的相通之處讓他們對冰壺的閱讀能力也相對較快。”
    其實跨項對于中國冰壺而言并非新鮮事,由于國內冰壺人口較少,所以許多運動員都是跨項而來。在近日進行的中國冰壺國家集訓隊預選賽上,以女子組第二名出線的吉林二隊就是一支由越野滑雪、速度滑冰、田徑跨項而來的隊員組成的“新生隊”,除了隊長李孟陽外,其他三名隊員接觸冰壺僅有一年時間。
    范杉說:“與其他從冰上或者雪上跨項而來的隊員相比,我們地擲球的隊員在冰感上差一些,但是手感細膩。”
    冰壺看似沒有冰刀也沒有高難度的腳上動作,但穿著冰壺鞋在冰上擲壺卻也不像看起來那樣容易。“以前對平衡還有核心的練習比較少,所以剛學的時候摔得可厲害了,我摔得最慘,膝蓋淤紫。”五人中唯一的女隊員何娟說:“但其實現在回頭看,最主要的是心理恐懼,畢竟是新領域,咬咬牙克服過來了就好了。”
    冰壺比賽的身體對抗性低但腦力對抗性強,對心理素質和臨場發揮的要求相對較高。由于地擲球便于開展,因此國內外比賽頻繁,首批跨項的五人都有著豐富的比賽經驗。運動員鄭文志說:“我記憶比較深刻的‘一球定乾坤’是2015年世錦賽塑質球單打比賽,當時是八進四對陣土耳其隊,比分交替增長到13平,雙方都沒有失誤,我一擲得分并將對方的球掛走,得2分終結比賽。當時對方的球已經很遠了,把他的球掛出去可能性非常小,我只能想著一定要把線打直,盡可能去夠他的球。”一次又一次的“一球定乾坤”,一場又一場的大賽經歷鑄就了這些隊員跨項冰壺后的又一優勢。于鑫娜說:“豐富的比賽經驗是他們的財富。”
    離北京冬奧會還有三年多的時間,從地擲球到冰壺的嘗試只是目前中國冰壺“擴面”備戰的一小部分。外界對跨項的態度褒貶不一,但正如跨項隊員任雙慶所言,“國內冰壺運動員不多,彼此之間非常清楚底細,但我們的出現打破平靜,就像鯰魚進入水箱會激活其它魚類,我希望我能成為那個激發因子。可能北京2022年冬奧會時我們這批跨項組的隊員沒有一個能登上冬奧賽場,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的跨項嘗試是失敗的,在這個探索過程中積累的經驗會幫助中國冰壺前進。”(來源:中國體育報 作者:彭曉烯
編輯:

主辦:安徽省體育局   承辦:安徽省體育局宣傳信息中心    Designed by Wanhu

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蕪湖路97號 聯系電話:0551—62883753 皖ICP備08000741號

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1235號 網站識別碼:3400000034

您是第 位訪問者

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